当前位置:邢台新闻资讯 > 美食 >
起诉阿里、新浪,投入千万资金,茶饮品牌打假
时间:2019-10-22 19:28 来源: 作者:邢台新闻资讯

“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。”如果有饮品店老板这样说,他不是在吟诗,而是在咬牙切齿地骂山寨。

饮品业是山寨重地,侵权成本低,维权成本高。

蜜雪冰城把阿里新浪告上法庭,古茗斥资千万打假,伏見桃山被山寨“逼到”更名。

山寨维权有多难?我和蜜雪冰城、古茗、伏見桃山的打假负责人聊了聊。

蜜雪冰城把阿里、新浪告上法庭

10月16日下午,在郑州市中院的知识产权法庭,蜜雪冰城起诉杭州阿里的案子正式开庭。

蜜雪冰城法务负责人李星磊介绍:“淘宝上不断出现以‘蜜雪冰城同款糖浆’、‘蜜雪冰城原料’等关键词的卖家,用蜜雪冰城的名义引流,卖着毫不相关的货,欺骗消费者,损害蜜雪冰城的品牌声誉。向卖家发律师函要求下架侵权链接无果之后,我们更改途径通过诉讼进行维权。”

淘宝搜索蜜雪冰城出现的“相关产品”

在蜜雪冰城的起诉名单里,新浪微博也赫然在列。

11月7日开庭,和淘宝类似,微博上的“@蜜雪冰城—冰激凌与茶健康店、@蜜雪冰城官博、@河南蜜雪冰城饮品公司健康路店”三个假冒蜜雪冰城的账号,还加了蓝V,以蜜雪冰城的名义在微博上招商引流,肆无忌惮。蜜雪冰城向新浪多次反映无果后,不得已走上诉讼。

蜜雪冰城的商标早就稳稳拿在手里,但这并没有避免他们被疯狂山寨。

“今年截至到现在,我们的在诉案件已经46件,道高一尺魔高一丈,骗子公司非常擅长游走在法律边缘。”蜜雪冰城法务负责人李星磊无奈感叹。

现在,蜜雪冰城法务部已经扩招到8个员工,但仍然不够用。每个人除了常规的合同审核,每天定时定点要做的一项工作就是:从微博、微信公众号、抖音、快手、今日头条等平台上,搜索是否有以蜜雪冰城的名义,招商诈骗的账号。

蜜雪冰城公布的虚假招商网站,图片来自蜜雪冰城

“光上周,我们就发现了90多个诈骗账号,一一查询登记之后向平台方发律师函,这其中的工作量可想而知。最痛苦的是,今天‘蜜雪冰城招商’被封了,第二天‘蜜雪冰城加盟’就又出现了,申请一个账号成本很低。”李星磊说。

这些骗子的套路主要是:通过蜜雪冰城的名义,将一些想入行的人吸引过来后,以“你所在的区域已经满了,我们还有另外一个品牌更火爆为由,对加盟者进行洗脑”。甚至还会编造“蜜雪冰城高管辞职后新开设的品牌”等谎言,欺骗加盟者。

为此,“反间谍”在蜜雪冰城招商部也是个重任。曾有一个来自秦皇岛的骗子公司,会定期给招商部打电话,了解蜜雪冰城的最新招商话术,然后迅速更新自己的话术,时刻与正牌保持一致。

????

“打假无间道”也是品牌招商部的重任,图片来自网络

更有明目张胆的骗子公司,直接让意向加盟者堂而皇之地,到正牌蜜雪冰城总部参观。意向加盟者有的到地方转了一圈,感觉企业实力很强,就愉快地和所谓的“蜜雪冰城华南招商部”签订合同。

有一些警觉性强的,还咨询了蜜雪冰城招商部的员工。但咨询完之后,回家就打电话给骗子公司谈加盟的事儿。

现在蜜雪冰城在打假上,采取两条腿走路:一条是针对线下实体店,各个大区每个月把巡店过程中发现的假店,统一报备至法务部,法务部会根据假店所在地一一提报工商部门,要求摘牌。  这种只是工作量大,但维权相对好办。  

最怕的就是屡禁不止的快招公司、社交平台、购物平台,作案的成本极低。即便是被封号了,公司查封了,骗子们损失极小,换个新名字分分钟卷土重来。

花千万打假,快招公司法人被扣押 

“此次我们准备了1000万打假基金,上不封顶,誓要把快招团伙一窝端。 ”古茗(正牌来自台州温岭,加盟请认准)打假负责人义愤填膺地说。

古茗公众号打假声明

10月11日,国庆假期后上班的第3天,100多个“古茗加盟商”在南京市政府门口焦急地朝里张望。

他们已经在南京逗留多日,一开始寄希望于“古茗总部”能给一个解决方案,不想“总部”人去楼空,满地狼藉。

这些人有的是在外打工,辛辛苦苦攒了十多年的钱,有的是借遍亲朋凑了10多万,有的是拿着父母一辈子的积蓄,从南京两家名叫“食全食美”和“锦之瑟”的公司加盟了“古茗”。

冒名“古茗”的南京锦之瑟已被列为企业失信

而到最后一刻,他们才知道,加盟的是山寨古茗。真正的古茗总部对这些事情毫不知情。

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,古茗的山寨越来越猖獗。“据不完全统计,已经开出的山寨古茗店超过500家,而已签约准备开的还有500+。 大量山寨店围攻,大量被骗血汗钱的小白,让古茗感受到危机,打假迫在眉睫。  ”古茗打假负责人介绍。

这些人平均被骗金额在20万上下,区间在10-50万不等。据古茗公众账号发文显示:针对古茗一家品牌已经有1000多人上当受骗,累积诈骗金额达到上亿元。

古茗公众号文章截图

经过调查,古茗发现,假冒古茗的快招公司有十多家,主要集中在南京和广州,目前古茗已经在两个地方共同出击,雷霆打假。

功夫不负有心人,在南京市区信访办的协助下,10月15日,南京锦之瑟公司的法人被扣押了,目前部分被骗的加盟商已经拿到了退款。

尽管初战告捷,但古茗打假负责人说:“这个离打倒还很远,还没有最后的结果,接下来我们还要公对公诉讼,通过法律手段维护消费者和公司的合法权益。”

维权之难、成本之高,可见一斑。快招公司正是认准了这点,才会越来越肆无忌惮,登堂入室以假乱真,甚至盗版逼死正版也屡见不鲜。

品牌的每一次退缩都是对山寨的纵容,古茗打假的初胜也为行业的打假提振了信心。

花费百万打假,被山寨逼到更名    

庄宇,汴京茶寮(现因山寨,已更名为伏見桃山)打假的负责人,一个明媚的女子,却因为打假工作,练就了一身“硬功夫”。

(汴京茶寮小百科:汴京茶寮是一个发轫于南京的茶饮品牌,将日式美学融入新茶饮,以“花月诗酒茶”美好场景和高颜值产品,在社交平台迅速蹿红。已更名伏見桃山。)

伏見桃山logo

一年前,庄宇去了一趟华东某城市出差,特地转了几个商圈,差点气得吐血。在当地只有两家门店的汴京茶寮,居然发现了20多家“档口店”,不仅品牌形象东施效颦,产品味道也是不可描述。

辗转找熟人打听情况才知道,原来这些档口店之前多是“鹿角巷”门店,最近一段时间,密集地改成了“汴京茶寮”。

通过相关查询,庄宇发现在一些十八线小城、甚至乡镇上,出现了100多家以汴京茶寮为名称注册的个体经营者。前期辛苦筑起的口碑,因为山寨门店的泛滥一再受损。

汴京茶寮仅在上海能搜索出46家

汴京茶寮在成立之初就开始注册商标,但是因为茶寮是固定场所,汴京属于地域名称,在商标申请规定中,属于不太好申请的一类。  所以商标申请屡屡受阻,至今未能通过。  

在日常运营中,庄宇要求设计师每设计一个海报,在推广之前,必须申请著作权。

“但防不胜防的是,著作权没有审核机制,是按照完成时间和申请时间申请的,我们设计师是按照实际设计时间填写申请。骗子公司等海报发出后,也去申请著作权,却在填写完成时间上动手脚,虚假填写更早的时间。”庄宇说。

性质恶劣到,大众点评上,有一个城市的假店,居然依靠着虚假时间填写的著作权,要把正版店铺挤掉。 “伏見桃山”(原汴京茶寮)团队的专项法务组为了这件事和大众点评的客服沟通了好多天,才得以解决。  

“甚至有些加盟商,提到假店眼泪止不住。骗子公司会为旗下的假店提供大量水军,水军会在大众点评、美团等平台上,肆意攻击正牌,拉低分数,让正牌店铺经营困难。”庄宇说。

2018年初,抖音上也出现了冒充账号,以“汴京茶寮”的名义发布门店及饮品信息,甚至有以假乱真的虚假加盟、假微信、假官博......事态愈发严峻,打假已经是一件关系到品牌生死存亡的事情。

抖音微信等多平台的虚假信息,图片来自伏見桃山

最近这两年,庄宇不是在打假,就是在打假的路上。为了调查取证,她和律师伪装成“加盟者”,身上装着录音笔,只身前往快招总部。

为了起诉快招公司,她选择同步起诉27件案件,这27件案子光律师费和诉讼费就高达数十万。

伏見桃山打假的法院文书

今年9月份,汴京茶寮更是直接更名为伏見桃山,遏制山寨。

虽然如此艰难,但靠着团队的坚持,打假成果也算初见成效。“伏見桃山”(原汴京茶寮)团队的专项法务组,已经起诉了数家山寨门店。目前完成和进行中的案件数量共计55件,其中5个案子待开庭审理,29个已排庭候审。

尽管品牌打假的路上困难重重。取证困难、案件审理周期长、取证人员甚至还要面临各种人身威胁。

但在庄宇看来,“于连锁餐饮品牌而言,打假是义务,更是一种责任,对假店产生的消费落差和食品安全问题,我们坚决打击到底。”

饮品店打假的两大难 1.快招的快与司法维权的滞后

打假面对的最大威胁主要来自快招公司。他们之间渊源颇深,甚至不少来自同一个地区,同一个村。

他们的法人经常更换,相互之间互通消息。有些会找一个傀儡做法人,即便是被查了,公司财产早已转移,法人可能是个80岁的老太太,难以追责。

负责伏見桃山打假的律师刘亚惠坦言,快招公司的“快”与司法维权的滞后性形成了鲜明对比。

一面,他们以“快速招商”著称,但凡发现新的品牌和品类,在短时间内就能抄袭到品牌名、菜品、菜谱、slogan、设计,无所不用其极。

汴京茶寮(现伏見桃山)相关设计被抄袭的调解书

另一面,从品牌方发现被侵权,到保全、诉讼、开庭,一个案件往往需要10-14个月的时间。其中涉及申请保全、公证、排庭的时间,因知识产权方面的案件近期集中爆发,都需要排队等候。

“即便开庭后,也会发生被告不对,需要重新再找,整个程序要再来一遍”,等到法律判决书下来之时,快招公司早已赚足了钱,转移资产,账上空空。即使赢了官司,原告方也很难拿到赔偿款。

取证难、成本高、侵权与否界限不清,使得品牌和山寨者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中,能披荆斩棘成功维权的人并不多。

2.维权成本之高与侵权成本之低

今年夏天,有一个40多岁的男士,不顾形象,两次到蜜雪冰城总部哭诉,说自己上有老下有小生活不易,一把鼻涕一把泪。不知情的,还以为他是受到了什么不公正待遇。

但实际上,这位男士在淘宝上屡次侵权蜜雪冰城,假冒蜜雪冰城的名义卖自己的原料,收入可观,屡禁不止。蜜雪冰城不得已将其告上法庭,法庭判决其赔偿5万元。和违法收入所得,根本不值一提。

但凭借着“我弱我有理”的流氓思维,这位男士戏精上身,动用自己几十年人生经验积累的演技,在蜜雪冰城上演苦情剧,最终逼得蜜雪冰城不得不降低赔偿额。

一个长期侵权卖假货,非法收入可观,证据确凿的侵权案件,最终以3万元的赔偿了结。侵权成本之低,让人唏嘘。

蜜雪冰城发布的打击山寨声明,图片截取自蜜雪冰城

而另一面,一年多来,伏見桃山维权打假所产生的各类律师费、诉讼费、差旅费、证据保全费等,已耗费了公司将近百万元,时间、精力的投入更是无法计数。

“诉讼知识产权要公正,公证一次就有几千块的公证费。而调查取证的时候,律师、公证处的人、加上我们的工作人员,往返的差旅、诉讼费、律师费等费用难以计数。”李星磊介绍。

对侵权者来说,注册的“两微一抖”账号,被封了可以再注册;网站被封了套框架再做,也能很快上线;公司被查了,转移财产,换个地方注册新公司,重头再来。受到的制裁完全不足以威慑到下一次的违法行为。

而在美国、日本等国家,一个人或者一家公司要是因抄袭、山寨等行为被告,基本上会被处罚到倾家荡产,社会的诚信系统也会记录在案,这个人的一生基本就凉凉了。

正如伏見桃山创始人藏北说的:“有时候,我们辛苦打官司,要的不是快招的赔偿,而是属于原创者的正义。”

上一篇:为什么商场里的餐饮和娱乐店,都开在最高一层
下一篇:没有了

== 友情链接 ==